新葡京2466 健康要闻 治不本四时,针石不能治其外

治不本四时,针石不能治其外

黄帝问曰:余闻古之治病,惟其移精变气,可祝由而己。今世看病,毒药治其内,针石治其外,或愈或不愈,何也?

《和剂方局?素问》移精变气论篇第十三《千金食治?素问》移精变气论篇第十三
移精变气论篇第十三
轩辕黄帝问曰:余闻古之治病,惟其移精变气,可祝由而已。今世临床,毒药治其内,针石治其外,或愈或不愈,何也?

轩辕黄帝问曰:余闻古之治病,惟其移精变气,可祝由而已。今世治病,毒药治其内,针石治其外,或愈或不愈,何也?

哈喽大家好自身是骆长珊今天是前年一月17日,前日是自家每日一篇小说的第六十三篇。

【原文】

岐伯对曰:往古代人居禽兽之间,动作以避寒,阴居以避暑,内无眷暮之累,外无伸官之形,此恬淡之世,邪不能够一箭中的也。故毒药无法治其内,针石无法治其外,故可移精祝由而己。

《湖南药物志?素问》移精变气论篇第十三

岐伯对曰:往古人居禽兽之间,动作以避寒,阴居以避暑,内无眷慕之累,外无伸宦之形,此恬淡之世,邪不可能浓密也。故毒药不可能治其内,针石不能够治其外,故可移精祝由而已。当今之世不然,忧患缘其内,苦形伤其外,又失四时之从,逆寒暑之宜,贼风数至,虚邪朝夕,内至五脏骨髓,外伤空窍肌肤;所以小病必甚,大病必死,故祝由无法已也。

篇移精变气论,演说了两大难题,其一,为啥上古之人得点病,用祝由的方法就能够好,近些日子人得病,则必要用尽比相当多看病手段呢?其根本的原故正是,上古之人,未有那么多的理念肩负,精神压力没那么大。这两天人,过度追名逐利,导致精神内损,简单靠祝由的诀窍已经不可能治好了。其二,诊病的要义,是观测,面诊和脉诊同一时间选用才行,那是上医一定要驾驭的艺术。

黄帝问曰:余闻古之治病,惟其移精变气,可祝由而已。今世治疗,毒药治其内,针石治其外,或愈或不愈,何也?岐伯对曰:往古时候的人居禽兽之间,动作以避寒,阴居以避暑,内无眷慕之累,外无伸宦之形,此恬憺之世,邪不能够长远也。故毒药不可能治其内,针石无法治其外,故可移精祝由而已。与今之世不然,忧患缘其内,苦形伤其外,又失四时之从,逆寒暑之宜,贼风数至,虚邪朝夕,内至五藏骨髓,外伤孔窍肌肤,所以小病必甚,大病必死,故祝由不可能已也。帝曰:善。余欲临伤者,观死生,决狐疑,欲知其要,如日月光,可得闻乎?岐伯曰:色脉者,上帝之所贵也,先师之所传也。上古使僦贷季,理色脉而通神仙,合之金木水火土四时八风六合,不离其常,变化相移,以观其妙,以知其要,欲知其要,则色脉是矣。色以应日,脉以应月,常求其要,别其要也。夫色之变化,以应四时之脉,此上帝之所贵,以合于神仙也,所以远死而近生。生道以长,命曰圣王。中古之治病,至而治之,汤液31日,以去八风五痹之病,11日不休,治以草苏草荄之枝,本末为助,标本已得,邪气乃服。暮世之治病也则否则,治不本四时,不知日月,不审逆从,病形已成,乃欲微针治其外,汤液治其内,粗工凶凶,以为可攻,故病未已,新病复起。帝曰:愿闻要道。岐伯曰:治之要极,无失色脉,用之不惑,治之大则。逆从倒行,标本不得,亡神失国。去故就新,乃得真人。

今日之世不然,忧患缘其内,苦形伤其外,又失四时之从,逆寒暑之宜。贼风数至,虚邪朝夕,内至五脏骨髓,外伤空窍肌肤,所以小病必甚,大病必死。故祝由不能够己也。

移精变气论篇第十三

帝曰:善。余欲临病人,观死生,决困惑,欲知其要,如日月光,可得闻乎?

精读日用本草移精变气论篇第十三

帝曰:余闻其要于先生矣,夫子言不离色脉,此余之所知也。岐伯曰:治之极于一。帝曰:何谓一?岐伯曰:一者因得之。帝曰:奈何?岐伯曰:闭户塞牖,系之病者,数问其情,以从其意,得神者昌,失神者亡。帝曰:善。

帝曰:善。余欲临病者,观死生,决狐疑,欲知其要,如日月光,可得闻乎?岐伯曰:色脉者,上帝之所贵也,先师之所传也。

黄帝问曰:余闻古之治病,惟其移精变气,可祝由而已。今世临床,毒药治其内,针石治其外,或愈或不愈,何也?
岐伯对曰:往石人居禽兽之间,动作以避寒,阴居以避暑,内无眷慕之累,外无伸宦之形,此恬淡之世,邪不可能一语道破也。故毒药不可能治其内,针石不能够治其外,故可移精祝由而已。当今之世不然,忧患缘其内,苦形伤其外,又失四时之从,逆寒暑之宜,贼风数至,虚邪朝夕,内至五脏骨髓,外伤空窍肌肤;所以小病必甚,大病必死,故祝由不可能已也。
帝曰:善。余欲临伤者,观死生,决疑惑,欲知其要,如日月光,可得闻乎?岐伯曰:色脉者,上帝之所贵也,先师之所传也。上古使僦贷季,理色脉而通佛祖,合之金木水火土、四时、八风、六合,不离其常,变化相移,以观其妙,以知其要。欲知其要,则色脉是矣。色以应日,脉以应月,常求其要,则其要也。夫色之变化,以应四时之脉,此上帝之所贵,以合于神仙也,所以远死而近生。生道以长,命曰圣王。
中古之治,病至而治之汤液,四日,以去八风五痹之病,六日不断,治以草苏草亥之枝,本末为助,标本已得,邪气乃服。暮世之治病也则不然,治不本四时,不知日月,不审逆从,病形已成,乃欲微针治其外,汤液治其内,粗工凶凶,认为可攻,故病未已,新病复起。
帝曰:愿闻要道。
岐伯曰:治之要极,无失色脉,用之不惑,治之大则。逆从倒行,标本不得,亡神失国!去故就新,乃得真人。
帝曰:余闻其要于先生矣!夫子言不离色脉,此余之所知也。岐伯曰:治之极于一。
帝曰:何谓一? 岐伯曰:一者因问而得之。 帝曰:奈何?
岐伯曰:闭户塞牖,系之病人,数问其情,以从其意,得神者昌,失神者亡。
帝曰:善。

岐伯曰:色脉者,上帝之所贵也,先师之所传也。上古使僦贷季,理色脉而通神仙,合之金木水火土、四时、八风、六合,不离其常,变化相移,以观其妙,以知其要。欲知其要,则色脉是矣。色以应日,脉以应月,常求其要,则其要也。夫色之变化,以应四时之脉,此上帝之所贵,以合于佛祖也,所以远死而近生。生道以长,命曰圣王。

轩辕黄帝问曰:余闻古之治病,惟其移精变气,可祝由而已。当代诊疗,毒药治其内,针石治其外,或愈或不愈,何也?

【白话文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